Menu Close

Category: 艺术创作

和合艺术

关于谭盾武侠音乐的美学评论


塬正禅师与艺术家谭盾

2013年末的分别在深圳音乐厅和广州星海音乐厅上演谭盾的作品——武侠三部曲,包括新作[复活]。

作品同时展现了与张艺谋合作的[英雄]与李安合作的[卧虎藏龙]还有和冯小刚合作的[夜宴]三部电影所截取核心武侠精神的映画。谭盾以自己独特哲思的方式分别用小提琴协奏曲;大提琴协奏曲,钢琴协奏曲的方式逐一演绎了电影[英雄]中的天下剑,卧虎藏龙中的青冥剑和夜宴中的复仇剑。谭盾的武侠第四部曲[复活]则是用小提琴大提琴与钢琴的三重协奏,配合着画面,音乐中复活的主题则是谭盾使得音乐中的乐器成为了人,而剧中人却成为了乐器。一如艺术装置般。完成了谭盾心中当代武侠精神的讨论。只是这一次的’剑’成为了’气’本身。

开场的起点,已是巅峰!巨大投影跳出的英文字:“很多人因为很多种理由失去了生命”一开始就在问!是否[再问]才是回应了[复活]的主题呢?也许我们来到这个世界上,在找到自己之前,找到的该都是理由吧?是否也在问:所有的遭遇除了看清自己,还能说服谁呢?而小提琴就这样在谭盾的指挥下向所有人发起了质问,或许在哲学思考的逻辑里,有些问题,本身就是一种答案。

一如艺术创作,常常能让人融入其中,同时又置身事外。这种超然的精神体验,的确也是艺术大师们所迷恋的吧。

换个逻辑说:世间所有爱恨情仇的根源是否都是遇见之后的偏见呢?

我突然想起小孩子们的两小无猜,就是很直接的很喜欢很挂念,玩累分别之后依然可以睡得很香甜,有是一种心无挂碍的愉悦。

一如谭盾说得那样,“复活”中有一种情感就是上辈子没有爱够,这辈子再来。我想:在客观世界里,爱可以很单纯。而在武侠的精神世界里,恨与爱都无一绕不开牺牲的主题,我想英雄的情怀就这样有了时代的特殊烙印,成为了时代里最美的象征。侠义世界里无论是爱抑或恨都可以成为最美的图腾,是有一种特殊的纯粹吧。

还是说“复活”就是期待创造一种美好,期待在新生中重新遇见。好像有一种美好就如同在童年里的珍贵,就是所有的遇见都没有偏见,只是强烈的被遇到,被敏感的心感受到。可以没有障碍的做自己,可以没有拘束的去感觉。无论是对人,对事物,对所身处的国度。重新的没有恩怨功利的去用心对待,我想这也是这个时代的一种期待,期待着有这么一种江湖,没有恩怨,只有天下,只有爱!

谭盾,作为一个时刻思考时代精神的音乐家。他与生俱来的才华与努力,让众生可以用闭上眼睛的心,聆听一切经他表现的声音。

谭盾说用了十二年来谱写了一个武侠之梦,倘若说这个武侠梦如果需要用十二年来完成的话,需要的是为等一个完美的理由与契机。或者是对于谭盾来说,无论是主动或者被动的经历十二年,只要成为完美才算是一种完成吧。

十二,中国文化易学历法里都有的地支。在谭盾来说已经是一个完整,也是一种轮回,十二年里像是一种渐行渐远,也像一种离去,一种回来,回到未来!而西方意味着审判的“复活”,在这里成为了重新审视。是再问,问未来,问声音。

我对先生说,卧虎藏龙不是你写的,是上天写的。是上天看到了侠客们的心事告诉了你。或者是说,上天也看懂了你的心事,给你一个机会让你自己写来听。

在谭盾带领的乐团中,每一个演奏家都似乎早已没有了炫技的情绪,

每一刻一刻,都是那些钢琴的灵,小提琴的魄,和大提琴的魂,在说给我们听。

乐如其人,一如谭盾讲话有某种戏剧里的唱腔节奏,极尽柔和细腻。配搭着冷峻的面庞,一幅典型的侠骨柔心肠。他在所有的音乐中无一不在道尽情感中的浪漫与看似悲壮的英雄伤,而谭盾,也就这样成为了一个爱玩却不贪玩的人。

如果说艺术家脆弱的,那相信这个世界就应该有人来成就他的脆弱。

谭盾的音乐里有那么多的美有那么多的脆弱,相信人就是这样道尽了柔弱,就只剩下坚强了。谭盾的每一部作品都好像是他道尽柔弱的理由。

谭盾说用了十二年,将之前的三把剑,熔炼成了心剑的剑尖,煅成了手中的指挥棒。铸就了剑气的精神。这种遭遇,无论是巧合还是有意,都是在完成剑本身的使命,和对“剑”本身的认识吧?他就这样将中国审美体系中的’气’带给了西方人。

在中国传统里’气’是一种特殊的存在感。中国人才有的特殊审美方式,这是一种可以感受能量与频率的途径,也是一种可触摸阴阳的互换与对应,灵气,大气,秀气,阳气,正气。应该是气可以为循环,可以代表不生,亦可以代表不灭。就这样,气韵成为了一种审美方式。而禅意,更成为了一种美的究竟。

武侠中气在剑中所爆发的情感,气在剑中所熔炼的精神让谭盾的指挥棒产生了一种针对与刺向的气势。它刺向正义与邪恶,刺向美好与丑陋,刺向过去和未来。

或者他手中的刺向与划过,是大艺术家的情怀。不带任何偏见的刺向于任何两者之间,更是艺术家该有的本质。

无论是手中有剑还是到心中无剑,谭盾没有放弃剑气的存在。他好像是要将’气’来代替西方人对’光’的理解。而这一次,他颠覆了固有,颠覆了剑与剑鞘原来的美学那样——’藏’才是宣布剑的存在。。。

好比他用鼓的节奏来描述轻功打斗,用大提琴表现章子怡玉蛟龙从山崖自尽时如同归途般的寂静,有一种永别时如此的轻松,有回家般的放下与安恬,既安宁又澎湃。用小提琴表现英雄里李连杰无名视死如归和心怀天下的悲壮,像是祭歌更像赞歌。还有越人歌里的旋律与舞者的画面,如瑜伽师般以优雅不动来作最顽强的反抗,音乐中的王室好像有一种害怕,害怕没有欲望的人会活不了,仇恨的单纯也成为了一种活着的理由,王者有一种甘愿服毒的勇气与孤独。最后的“我用所有报答爱”听着让人感觉爱成为了人唯一的退路,见证被破坏,见证重组。复杂而饱满,听着感觉即使有眼泪也不愿落下,最后复活篇章以水的声音为开始,好像就是上一个轮回里的眼泪吧!

谭盾,用复活的主题将武侠中所暗藏的气韵与禅意通过音乐这种方式带给了全世界。

或者说这一次,谭盾他也是刺向自己,或者这就是’复活’里,禅与哲思的最有价值的意义。但愿,这不是他的一滴眼泪!

2013年是瓦格纳诞辰200周年,谭盾的音乐编排里布满着瓦格纳的哲学符号,对于有些人来说哲思是用力的思考,对于有些人来说则是习惯。

但必须得承认的是谭盾的穿透能力远比他的思考更快,更直接,更有力量。

[英雄][卧虎藏龙][夜宴]三部结束后的[复活]没有影像资料

谭盾说复活就是上辈子没有爱够的灵魂,这辈子再来爱一次。是的,灵魂里若没有了爱,那要这个躯体做什么?那我就鼓励大家去找机会去看看谭盾是怎样带着这三把琴,如何和演奏家们一起[弹琴]说爱的。

回过头来说,在这个我们熟悉而又陌生的出生地,一切都很渴望改变的新中国里,侠骨与正义,是梦?还是想?谭盾说:复活对当代中国的意义就是中国梦的复活,信仰的复活。

我们的习主席提出倡导中国梦,这该是一个关乎复兴的梦想。

此刻我突然感觉梦想这两个字是否有特殊的美学关系。梦与想!

我感觉,主席心中的中国梦,就是让我们重塑属于我们时代的思想吧!

阿弥陀佛

《阿弥陀佛》(作曲、钢琴演奏:塬正禅师)

© 2019 MASTER.Y. All rights reserved.

Theme by Anders Norén.